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一碗炖猪肉

[复制链接]
查看14 | 回复0 | 2020-7-29 15:04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在遥远的一个冬天的记忆中,当我的父母和我的家人从其他地方搬回我的家乡后,原来的诺达庭院和前后的房子都被遗弃了。生产队刚从自然灾害中恢复了三年,情况略有好转,他们给我们送来了大量的胡萝卜和白芋头(红薯)来照顾我们,这被认为是我们全家过冬的口粮。村里的小学成功地让我转到六年级继续上学。
虽然我的生活很艰难,但我学习很努力,在参加中考时以高分进入公社所在的中学。学校离家15英里。开学后我每周回家一次。我妈妈为我准备了一周的干粮。收集小麦时有白面馒头,秋天有玉米高粱饼或新鲜的白芋头。
学校里的大蒸笼里每顿饭都装满了几个大笼子,一个班有一层抽屉,每个人都用铁丝把自己的抽屉串起来,这通常是没有错的。当时,中学生所在的国家每个月补贴9元钱和粮票,所以学校食堂可以免费供应米汤和蔬菜汤,还可以每周改善一次伙食,包括白馒头、油条和油条。最可悲的是冬天和春天,而带到学校的口粮只能主要是干白芋头。家里的食物很少,干白芋头也是救济食品。有时我一周只能带5公斤干白芋头。我经常被照顾我的同学带来的泡菜。
由于长期营养不良,我十几岁时脸色发黄,十分消瘦。我父亲看着他的眼睛,感到内心痛苦。他经常叹着自己卷着的老烟叶。一个星期天的下午,我正准备和妈妈的白芋头一起去上学,爸爸对我说:今天下午不要去上学。晚饭后,去牛舍(生产队养牛的地方)帮我打草。明天早起去上学。& rdquo
第二天早上,黎明前,父亲悄悄地叫醒了我。起床了,该去上学了。& rdquo我穿上衣服,拿了一个装满干白芋头的布袋,从后屋走到前屋。我看见父亲在锅里忙着做饭,我闻到了久违的肉味。看到我进来,父亲把一小碗清炖猪肉和一些高粱面饼放在一张小方桌上,对我说:& ldquo趁热吃,吃好,去上学。& rdquo突然,一股暖流涌上我的心头,我一向严厉的父亲对他的儿子如此体贴。按照父亲的吩咐,我坐在一张小方桌前,一口气喝了下去。我父亲坐在我旁边,看着我狼吞虎咽地吃下去。一小碗炖肉很快被我毁了。看着我用袖子擦着光滑的嘴唇,父亲满意地说:我昨天赊购了一点猪肉,只够你一个人吃,但不够全家人吃。& rdquo听了父亲的话,我头晕目眩,低下了头。深深的父爱让我紧紧闭上眼睛,不让泪水流出。父亲放下筷子,我默默地背着干白芋头,打开门去上学。我父亲对我说:& ldquo等等,我和你一起去顺便喂奶牛。& rdquo
我们父子俩在黎明明走过霜,边走边说一些不重要的事情。小街上刚刚破晓,星星眨着眼睛,远处一只公鸡高声尖叫,小街东侧的大旺(池塘)周围有一层薄冰,路边有一条小沟,沟旁的柳树在寒风中摇曳着光秃秃的枯枝。因为我想去牛棚,所以我没有走通常的路,而是和父亲一起沿着小路朝牛棚的方向走去。在通往牛棚的岔路口,我父亲仍然没有转向牛棚,而是一路跟着我走。我对他说:& ldquo这是牛棚。去吧。& rdquo父亲说:& ldquo天还没亮,所以别担心。& rdquo然后他停下来,站在路边,向我挥手:你去吧。& rdquo我在阴暗的小路上加快了脚步。走了很长一段路后回头看,父亲模糊的身影已经融入了我身边的夜色,静静地站在路边。只有烟头上的火星在黑暗中闪烁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