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春节归家

[复制链接]
查看10 | 回复0 |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今年春节,感觉来的特别快。突然,学期结束了,寒假来了,春节出乎意料的来了。
24年底,我们家从浙江回江西,一路开车14个小时。长途汽车到达吉安站时,已经是晚上12点多了。一路上颠簸过后,老婆和女儿累了,下了车,找了家酒店,匆匆吃了点东西,就睡觉了。只有我,坐在电脑前,看着最近的天气,听着窗外汽车的声音。突然觉得时间如水。流浪的日子艰难却又快速,转眼又是一年。第二天,继续骑行,2个小时后,到达我家乡所在的县城。然后换一辆小三轮摩托车,一路刘海到我家村长。远远望去,是一片油菜花海。我不禁松了口气。是的,每一年,带着如此深厚的生命情怀,带着年轮积攒的沧桑,带着对出生之地无尽的留恋,带着对日渐老去的父母的沉重哀愁,在尘埃里来来回回,走出去,再走回来。
这种漂流,即使走得再远,也还是像风筝一样,被一根线紧紧的绑着,最终会沿着这条线回到原来的地方。尽管有动荡和辛劳,我的心还是忍不住深深感激。其实就是因为那根线的存在,生活才充满了一种形而上的意义,有一种回归的快乐。
父母越来越老。毕竟他们总有一天会死的。孩子的流浪生活只会变成一只断了的风筝,失去了根,无处可去。正是带着这样的恐惧,对故土的眷恋和缠绵才是如此的贪婪,温柔,深刻。回归的时候,总是特别迫切的尽早回到那片土地;而且离开的时候总是特别软,特别纠结,耽误了出发和离开的延迟。
当我到家时,已经是中午了。老母亲一个人在门前洗新年的器皿。我和老婆喊“妈妈”,女儿喊“奶奶”。我妈像个婴儿一样把女儿抱进屋里,出来了一会儿。几个口袋里装满了当地产品。去园子里摘菜的老父亲一会儿也回来了,只问了一句幽幽的话:回来?然后他走进厨房准备午饭。我把行李搬进房间,拿了个凳子,坐在门前的地板上。太阳照在我身上,很温暖。几只在家养的阉鸡在我周围游荡。一切都很安静,我能听到厨房里食物的排斥声,安静祥和。
其实我一直很享受贴近土地,伴随自然的农村生活。在那里,鸟儿飞过空,风在枝头间吹过,草木青葱枯萎,稻子熟了就种油菜。午饭后,我带着女儿在村子里漫步,看庄严的祠堂,看长满青苔的小巷,看池塘边绕着水盘旋的老柳树,风吹来,吹皱了一个池塘& mdash& mdash安静而温暖。
这个冬天是个暖冬,天气温暖宜人,一直到春节临近都是这样。即使我们回到家乡,天气也很好,阳光温暖,照耀着山野和大地,照耀着收割庄稼的稻田,照耀着明亮开放的油菜花,散发着温暖的光泽。如果你在太阳下呆一段时间,你仍然会感到炎热和出汗。这样温暖舒适的春节,十几年来都很少见,前几年都很少见。
趁着天气好,父亲和弟弟在花园里砍了一整天的树,在门前的阳光下堆了一座小山,准备晒干烧掉。我爸妈年纪很大了,从来不想用燃气灶和电灶做饭,说用燃气灶和电灶做的饭从来没有用火做的好吃。我觉得可能是一种留恋。
天气很好。下午,我家几个叔叔来拜访。他们先是来看我和大哥,顺便和我爸商量了一下我家过年会怎么安排。因为天气晴朗温暖,又没有火,我就坐在门前的葡萄架下,抽着烟,喝着开水,偶尔吃点零食。我听不见他们说什么,只看到他们态度严肃,谈吐愉快。有时候突然没人说话,我就安安静静的坐着,眯着眼,偶尔还会吐出烟味,自然和谐。
父亲78岁了,家里几个叔叔都60多岁了,看着头发开始枯萎花白,几个老人正坐在那种悠闲宁静的乡下。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眼里满是泪水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